官方微信

郝誌軍:教材建設作為國家事權的政策意蘊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1-04-06 來源:欧洲杯足球

  教材是人才培養首要的、基本的文化資源和精神食糧。加強教材建設,提高教材質量,是黨和國家從事業發展需求和未來人才培的戰略養高度所構築的基礎工程和戰略工程。為此,《全國大中小學教材建設規劃(2019-2022年)》進一步明確了教材建設是國家事權,要體現國家意誌。

  教材建設作為國家事權的基本依據

  教材作為教育教學的基本依據,是上層建築的組成部分,承載和凝聚著國家發展和人才培養的知識、思想、觀念、價值和行為方式,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屬性。意識形態屬於上層建築,是一定時期一定社會的政治思想文化及其活動方式的集中反映,會對社會係統成員形成具有顯著統攝力和感召力,直接影響教材建設的屬性及價值導向。深刻理解教材建設作為國家事權的內涵,就要正確把握教材的意識形態屬性。

  第一,教材建設事關國家利益。國家利益是最高利益,集中體現國家的權力意誌。從利益的性質和影響程度上,國家利益有局部利益和全局利益、潛在利益與現實利益、短期利益與長遠利益之分。教材作為體現國家意誌的物化課程,肩負著為國家下一代傳承知識和價值觀的使命,對國家利益發揮作用在一個教育周期是局部的、潛在的和短期的,但經過一定教育周期後,當各類人才在國家各行各業中服務的時候,局部利益就會轉化為全局利益,潛在利益轉化為現實利益,短期利益轉化為長遠利益。同時,教材是培養什麼樣的人、如何讓培養人、為誰培養人的載體,承載著國家發展所需要的人才質量與規格、路徑與方式、服務對象與客體等的重要依托。所培養的人才能否適應國家所需?在多大程度和範圍內服務國家和社會?對這些問題的回答,直接決定著黨的教育方針的貫徹落實,決定國家育人目標的實現。可以說,教材質量為國家利益的維護和發展提供了重要的人才儲備和人力資源。

  第二,教材建設屬於國家社會文化事務,是國家教育事業的有機組成部分,是國家社會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重要內容。一方麵,教材按照國家需要,精選了旨在促進人才發展的科學文化知識和思想價值內容,為學習者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另一方麵,通過教材的傳播功能和輻射功能,使更多的人群受益,對提高全民族的素質產生重要影響。其中,教材知識誰來組織選擇?選擇什麼知識編入教材?依據什麼標準和政策來選擇知識?要解決這些問題,不單單是課程教材專家、學科專家個人或個別團體的事,更不是普通民眾的事,而是國家的事務。在我國這樣一個統一的、多民族的社會主義國家,各地發展水平差異很大,人民需求期盼不同,不但要把教材建設納入國家社會公共事務範疇,而且要把教材的公共事務規劃好、完成好。

  第三,教材建設必須由國家統籌管理。既然教材建設事關國家利益,屬於國家社會文化事務,教材建設就必須由國家統籌管理。國家是行使教材建設管理的第一權力主體,在教材管理體係中發揮領導、組織和督查的決定性作用。教材管理體係由組織體係、製度體係、運行體係、評價體係和保障體係等構成。其中,組織體係主要明確誰來管理、誰來建設的問題。教材建設是一個複雜係統,涉及多個部門、多個領域,參與建設和管理的人員較多,而且不同學段、不同學科、領域和專業的教材數量龐大。據全國新聞出版業基本情況統計,2018 年共出版課本 82862 種(新版 21066 種)。其中,普通中小學課本 10773種,中專技校 6104 種,大專以上學校 59950種,此外還有相當數量的教師教學用書等。如此複雜多樣的教材類型和數量,必須從更上位和層麵予以統籌、規劃與協調,這就集中體現在國家對教材建設的管理統籌問題。為此,國家專門成立了國家教材委員會,統籌指導管理教材工作。一方麵,要強化國家的統籌管理和整體規劃;另一方麵,還要根據不同學段、不同學科專業、不同類型教育的教材特點,實行差異化管理,以保證教材建設各環節、各方麵的有效運作。如這次出台的《四個教材管理辦法》就體現了對不同學段和領域教材的差異化管理,即按照不同學段、領域教材的特點和時代性特征,根據國家對教材建設的要求,進行有區別的、對應一致的差別化管理,從而使各階段的教材更加符合相應階段人才培養的需求。

 教材建設作為國家事權的主要特征

  第一,教材反映國家社會政治製度性質。國家的社會政治製度決定教材管理製度,教材總是國家社會政治製度的反映。如此,強烈地滲透著國家意識形態的教材,才具有理所當然的“正當性”或“合法性”,以便對不同利益群體的教化,使國家的意誌得以貫徹落實。合法化的過程事實上具有認知和情意兩項主要成分,即合法化的過程一方麵借助其已客觀化的意義賦予認知的效力,以解釋機構的秩序;另一方麵則借助其自然迫切的動機賦予其高尚的意義並將機構的秩序正當化。學校課程標準的製定、教材的編寫與審核、教材的選用與使用以及評價方式,都是在這種正當的、合法性的製度中運作實施。所以,作為一種教育過程的實踐活動,教材不能隻作為知識的文本去學習,還要深入理解知識背後的思想價值觀及其社會政治製度和社會結構的權力關係中去把握。

  第二,教材承載民族曆史文化傳統。文化是教材知識內容的來源和依據。教材內容是從人類文化成果中進行選擇出來的,本民族的傳統文化是教材內容的核心部分,體現著顯著的本土文化內涵和民族文化精神。不同國家盡管有不盡相同的教材製度和選擇標準,但對本民族曆史文化的首肯和重視是一致的,因而各國的教材體現出各自的民族文化傳統。英國繼承了歐洲中世紀騎士傳統,滲透著“紳士風度”的精神風貌;法國崇尚自然主義,有著浪漫主義的特點;德國的守約、精細,彰顯著強烈的理性主義色彩;美國作為北美大陸的“拓荒者”,彰顯了自由主義的風格。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曆經五千年而不衰,為我國的教材提供了極其豐富文化資源。繼承弘揚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把中華民族精神的優秀基因世代培育好,講好中國故事、延續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新時代教材建設的重要使命。我們教材建設必須加強中華優秀曆史文化挖掘、傳播、創新和發展,使中華民族的精神永遠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第三,教材傳遞主流和權威知識與價值。任何國家的教材都把在社會關係中占統治地位的階級或階層的利益維護放在重要位置,把國家所倡導的價值觀作為主流或主導的知識觀念加以傳播,這是教材的意識形態屬性所決定的。“誰的知識最有價值”比“什麼知識最有價值”更有價值,更有權威。作為意識形態的教育教學文本成為宣傳和影響下一代合理合法接受主流和權威知識與價值的直接渠道和便捷方式,在中國如此,在世界各國同樣如此。

  第四,教材兼顧不同地域和學段學科的差異。我國幅員遼闊,地域差異大,教材建設必須兼顧區域差異,堅持“國家領導下的分級管理體製”,統一要求與靈活多樣相結合,給地方和學校以空間和自主權,這既是尊重差異性和多樣化,充分發揮各地的積極性和創造性,編好、用好教材,也是更好落實教材作為國家事權的需要。在兼顧地域差異的同時,更要遵循規律,適應國家戰略需求,對不同學段和學科領域的教材建設提出不同要求和明確規定。例如,中小學教材要在落實、落細上下功夫,重點統籌設計重大主題教育進課程教材,修訂完善中小學教材編修基本依據,完善三科統編教材,增強中小學課程教材育人功能,夯實學生健康成長基礎;職業院校教材編寫要求體現職業教育特色,從遵循技術技能人才成長特點和學生認知需求出發,適當吸收國際先進職業教育理念、新技術、新工藝、新方法、新規範等,注重產教融合、普職融通;普通高等學校要加強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修訂、新編一批體現中國風格、中國特色、中國價值的哲學社會科學教材。同時,對於自然科學教材要提升原創性水平,適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發展趨勢,瞄準國家戰略需求,立足國際學術前沿,反映國際先進水平。

 推進教材作為國家事權的有效落實

  第一,把住教材意識形態的領導權。把住教材意識形態的領導權就是把住教材建設的政治關和質量關,也是把住了人才培養的過程關和結果關,使人才培養符合國家發展的戰略需求,確保黨的教育方針的全麵實現。教學過程中,學生整日學習和實踐這些知識思想和行為方式,發展成為國家所期望的人,如此才能在未來承擔起國家所賦予的職責和任務。在這個過程中,誰來領導就至關重要。教材意識形態的領導決定人才培養的方向、質量、路徑和方式,決定國家的未來發展和長治久安。可以說,教材意識形態安全是國家意識形態安全的重要體現和基本途徑。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教材建設中,必須堅持黨的領導,把教材建設的領導權緊緊掌握在自己手中,確保教材建設沿著正確的政治方向和價值導向不斷前進。

  第二,傳承好中華優秀文化和主流價值觀。首先,在多元文化碰撞中,弘揚和傳承中華優秀文化,讓中華民族文化精神的核心思想理念、傳統美德和人文精神,深深地紮根於下一代的心裏。同時,要加強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教育,讓學生了解黨史、國史,植根中國底蘊,傳承紅色基因,打好中國底色。其次,在複雜多變的社會思潮中堅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材建設必須把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首要任務,不能僅僅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寫在紙上、掛在牆上、說在口上,而要有機融入課程教材,使之真正入腦入心,變成學生的自覺行動。最後,在信息網絡化的虛擬世界中需要高尚的道德情感。教材必須以主流的價值觀和高尚的道德情感來維係,必須有正向的、積極的網絡倫理來維係,堅決抵製不利於青少年學生健康發展的信息,特別是虛擬的、虛假的、庸俗的信息內容,給學生創造一個風清氣正的健康的網絡環境。我們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忘記,育人是目的,技術僅僅是手段。

  第三,堅守育人為本、服務國家的初心使命。紮根中國大地辦人民滿意的教育是當代我國教育改革與發展的價值追求,服務祖國和人民是教材建設的職責和使命。教材建設必須努力踐行“以人民為中心”、“奉獻祖國”的教育價值理念,認真回答和破解“培養什麼樣的人,怎樣培養人和為誰培養人”的根本問題,深入踐行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六個下功夫”。教材建設承載著培養和造就全麵發展的人和提高全民的素質的使命,必須堅持育人為本,堅持學生的發展為本,立足新時代全麵發展教育體係的“五育並舉”,促進“五育融合”,以培養擔當民族複興大任的時代新人素質,服務祖國和人民。

  第四,完善中國特色的教材治理體係。教材治理體係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製度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教材建設的國家事權落實、落地提供堅強保障;推進國家層麵的教材管理職能向下延伸,健全地方和學校的教材管理製度,明確各級教材管理主體的職責;推進國家層麵的教材管理職能橫向拓展,充分發揮各職能部門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形成教材管理的有效合力,把教材建設的國家意誌轉化為全社會的共同行動,這樣才能使教材建設真正堅持了黨的領導和國家主導,更注重教材建設各方麵的積極性、參與性,推進教材工作的科學化、規範化,創新教育治理現代化。

  來源|《教育研究》2020年第3期

  作者|郝誌軍(中國教科院課程教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