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曹培傑:高質量教育需要一場結構性學習變革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1-03-26 來源:欧洲杯足球

  2020 年 10 月,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十四五”規劃建議裏提到“建設高質量教育體係”。學校是教育體係的微觀基礎,促進學習是其重要使命。如果一個在學校裏度過十幾年的學生,整天處於被動應付和機械訓練之中,很難想象他們能夠成為適應未來社會發展需要的人才,這樣的教育也很難說是高質量的教育。如何轉變學習方式,促進學習創新,是教育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後的重要議題。
學習方式的曆史變遷
  談到學習,人們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在教室上課、聽老師講解、寫課後作業等,這些都與學校密切相關。那麼,在學校出現之前,人類是如何學習的?
  在原始社會,學習往往被視為兒童在日常生活中對成人行為的“無意識模仿”。美國教育家孟祿認為,生物性的模仿本能與教育活動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原始教育普遍采用的方式就是簡單、無意識的模仿。模仿學習是人類的生物本能,就如同鸚鵡學舌一樣,在一定的社會情境下就會本能地作出反應。人類在幼兒時期主要通過模仿進行學習。這種學習方式是鬆散而低效的,往往停留於低水平重複,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原始社會的生產力長時間停滯不前。
  在農業社會,學習往往被視為閱讀和背誦。隨著印刷術和造紙術的發明,知識傳播範圍得到了極大拓展,先進經驗可以通過書本進行廣泛共享,有力促進了人類文明發展,使教育脫離了低水平的重複。與此同時,學習方式也實現了曆史性飛躍,從無意識模仿進入到注重閱讀和背誦的新階段。“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就是這種學習方式的生動寫照。
  19 世紀中後期,人類開啟了宏大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現代學校以其特有的集約優勢和專業高效的運行模式登上曆史舞台。所有學生按年齡分班、使用統一教材、采用規範的教學流程、定期開展考試,達到標準後升入更高年級,並以此往複、循環不止。在學校教育的有力塑造下,學習逐漸變成了一種流水線式的“生產流程”,在注重記憶和練習的基礎上進行了標準化改造,“以課堂為中心、以教師為中心、以教材為中心”成為學習的重要特征。這種學習方式為工業時代培養了大量的合格人才,適應了時代發展需要。但是,學生逐漸喪失了學習的主體地位,題海戰術、強化訓練、死記硬背等現象開始不斷蔓延。
學習需要一場結構性變革
  隨著“互聯網 +”時代的到來,現代學校的組織優勢和集約效應正在不斷退化。特別是把不一樣的學生拉向統一標準的學習流程中加以培養,把不同的人變成同樣的人,是學校教育飽受質疑又無法破解的難題。今天,我們所處的時代已經不是標準驅動的工業時代,大部分社會價值都是由創新和聯結帶來的,簡單重複的生產方式正在加速衰落。人們逐漸意識到,傳統學習方式在“標準化”和“個性化”之間存在非常尖銳的矛盾,難以滿足學生的個性化學習需求,時代發展迫切需要對學習進行一場結構性變革。
  第一,從“學以致用”到“用以致學”。傳統學習一直存在重書本輕實踐的傾向,那些從生活中抽象出來的書本知識才是“真理”,學生隻要學會這些“永恒的知識”便能應對萬事萬物,動手實踐往往被視為一種低效的學習。這在知識更新相對緩慢的時代是完全適用的,強調通過學習前人經驗來應對挑戰也是明智的做法。於是,“學以致用”成為教育常態,先在學校集中聽講學習知識,然後進入社會再應用知識開展實踐。但在互聯網時代,社會知識總量爆炸式增長,把一切知識教給一切人的“大教學論”成了遙不可及的夢想,學再多的知識都不如形成一套屬於自己的思維方式,今天的學習越來越多地呈現出實踐性、參與性、體驗性的特征。所以,高質量教育時代要轉變學習理念,推動學習方式變革,從“學以致用”走向“用以致學”,更加重視學生的親身參與和獨特體驗,鼓勵他們在做事中學會做事,在解決問題中學會解決問題,成為適應未來的新型人才。
  第二,從“虛假成功”到“有效失敗”。長期以來,我們習慣於把“沒有問題的課堂”視為一流的課堂,比如在一些公開課上,師生配合默契,學生對答如流,甚至連每個教學環節的用時都與教案上寫的分秒不差。原本充滿活力和可能的教學,最終變成一場寫好劇本的表演。這種學習看似取得了預期效果,卻是一種“虛假的成功”,久而久之還會對學生的創新精神帶來嚴重的負麵影響。我們在實地聽課中就發現,課堂教學中普遍存在“避免失敗”的傾向,學生刻意迎合教師的提問,甚至不惜弄虛作假也要得出一個標準答案。瑞士學者 Manu Kapur認為,學習者在問題解決過程中經曆失敗,對高質量學習具有正向的促進作用,進而提出了“有效失敗”(Productive Failure)這一概念。教學實驗表明,在全程提供腳手架支持的項目式學習中,學習者的短期學習表現不錯,但長期學習表現不佳,在知識遷移性、適應性、創造性運用等方麵存在欠缺,甚至與傳統教學沒有顯著性差異。實際上,學習是一個複雜而曲折的過程,學習者通常要經曆“衝突—解構—重新建構”的認知過程才能真正學會。“一帆風順”的學習背後,很可能會缺失必要的知識建構過程,由於新概念沒有真正融入學習者的認知結構中,往往會導致學習的長效表現不佳。
  第三,從“有用之學”到“無用之學”。傳統學習通過標準化的教學流程和精準的教學控製,追求用最短的時間學到最多的知識。這種學習方式有助於學生掌握紮實的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卻存在不小的隱患。當我們把學習劃分成“有用”和“無用”兩個方麵,並理所當然地認為 :上補習班是有用的,出去玩是沒用的 ;做數學題是有用的,踢足球是沒用的。一旦學習過於強調短期的實用價值,就會使創新精神、健康體質、完備人格等影響學生長遠發展的素養受到忽視,最終導致學習走向低效甚至無效。隨著新一代人工智能的興起,以實用為導向的“有用之學”遭遇嚴峻挑戰。那些原本看似無用的“軟素養”,反倒可能成為人類應對人工智能挑戰的關鍵。2016 年 3 月,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研究報告,倡導把人的社會性和情感教育置於應對新工業革命的高度,包括批判性思維 / 問題解決、創造力、溝通能力、合作能力等四種勝任力,以及好奇心、首創精神、堅毅、適應力、領導力、社會文化意識等六種個性品質。所以,我們要超越“實用”的局限,更加重視“無用之學”,把情感道德、創新思維、良好習慣等納入學習的重要目標,促進學生全麵發展。
邁向高質量的學習方式
  隨著學習理念的轉型,在遊戲中學習、在創造中學習、在體驗中學習等新型學習方式煥發出勃勃生機。學習不再是寫好劇本的按圖索驥,而是曆經百轉千回的豁然開朗。結合相關學校實踐,未來學習方式可包括以下幾種 :
  第一,麵向真實的體驗式學習。傳統學習的低效往往是從不真實情境開始的。我曾經聽過一節語文公開課《山雨》,當教師帶著學生分析課文時,我隨意看了一眼窗外,發現教室外麵就是一座山,那天又恰好下著小雨,窗外的景象與課文描述的幾乎一模一樣。但這些鮮活的知識一旦進入課堂,聽講便成了學生學習的唯一來源。如果從課堂講授中擠出幾分鍾時間,讓學生走出教室到旁邊山林中親身體驗一下,其收獲不見得比聽講來得少。這種脫離真實情境的學習,經常是呆滯、死板的,容易形成孤立、過於簡單的理解。正如盧梭所說 :“你以為你在教他世界是什麼樣子的,他不過隻是在學習地圖。”知識從哪兒來,學習的起點就應該從哪裏開始。體驗式學習要把知識學習與動手實踐、參觀考察、研學旅行、社區服務等結合起來,讓學習在真實情境中自然發生。比如,成都市實驗小學把課堂搬到了湖中的小島上,學習內容包括語文、數學、科學、藝術等主題,授課教師既有校內的學科教師,也有校外的建築師、設計師等,雙方合作開展教學。建築師從小島周邊的建築講起,引導學生完成橋梁設計任務 ;科學教師帶著學生尋找湖水中的生物,學習水淨化的分層、吸附等作用 ;學生還在老師的引導下來到大自然中寫生、開展小島故事會,用戲劇的方式創編故事等。
  第二,強調融通的跨學科學習。 人類的智慧來源於知識觀的完整,它不是零敲碎打的,而是與整體特征密切相關。現行的分科教學有利於係統知識的習得,但不利於完整知識體係的形成和綜合思維能力的培養。近年來興起的 STEM 教育和創客教育,都把跨學科學習作為重點,強調通過不同學科的交叉融合,培養學生的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跨學科學習倡導根據生活中的問題設置主題,將不同學科圍繞同一個主題聯係起來,構建相互銜接貫通的課程體係。比如,北京中學開設了每周兩課時的 STEM 必修課程,其中一門課程是“新的長城”,內容包括雁門關地理位置、建造長城時的數學應用、登長城的摩擦力、利用新材料搭建長城實景、山海關典故情景劇表演、長城的對外交流介紹等,內容涵蓋語文、數學、英語、物理、信息技術等多個學科,教師引導學生參與科學探究活動,利用多學科知識解決實際問題,從而實現更加綜合的學習。
  第三,注重思維的深度學習。 從書本上找答案、聽老師正確解析、看視頻直觀感受都是獲取信息的學習,而麵向未來的高質量好課,應該是生成新信息、形成新思路、觸動心靈的學習。學習絕不能停留於知識的表麵理解和重複記憶,學生要在已有知識的基礎上,將所學新知與原有知識建立聯係,獲取對知識的深層次理解,建立一套自己的思維框架,並有效遷移到其他問題情境。在深度學習的視角下,教育不是要培養一知半解的“知道分子”,而是要培養有獨到見解、能觸類旁通的“智識分子”,尤其是要培養解決實際問題的“高手”。比如,北京八一學校開展了“深度學習”教學改進項目,從學科本質和學科素養入手,對教材內容進行整合,開展主題式教學設計。初中語文組針對說明文的學習,設置了一個挑戰性問題 :怎樣介紹一個建築?解決這個問題,學生既要運用說明文的文體知識,還要思考建築的外形特點和內在靈魂。學生在任務活動中形成了紮實的知識體係和良好的思維品質。高中數學組打破教材順序,開展了立體幾何和解析幾何的單元教學,通過主題學習提升了學生的知識係統性和空間想象力。
  第四,基於數據的精準學習。在傳統課堂條件下,教師很難獲取學生的學習過程數據,隻能憑經驗開展教學。今天,教師可以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學習分析等新技術,準確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態,評估學生的認知特征和優勢潛能,為他們提供個性化的學習方案。隨著教育信息化的發展,“基於經驗的講授教學”將會轉向“基於數據的精準學習”。學習的主動權交到了學生手中,新技術幫助他們找到誌同道合的夥伴和相互匹配的導師,推送適配的學習資源,提供精準的學習支持,從而開展積極主動的個性化學習。比如,美國的 Altschool 通過信息技術的深度參與,為每一個學生提供“學習畫像”,全方位把握他們的學習進展、學習興趣、學習風格和認知特點。無論學生處於何種狀態,都會製定一個最適合他的學習方案,讓學生按照自己的進度進行學習。所以,年齡不是分層的關鍵,全部采用混齡教學,模擬真實的社會生態,可以幫助學生更好融入社會。
  第五,創設聯結的無邊界學習。 陶行知先生指出“生活即教育”“社會即學校”,教育不能脫離社會、脫離生活。未來的學習絕不止於教室或校園,要與真實世界建立聯結,更加關注學科知識在現實生活中的應用,引導學生走出學校、走進社會。無邊界學習將會打破學校的圍牆,推動學校與政府部門、科研機構、社區、家庭開展跨界合作,整合多方資源,形成協同育人效應。比如,美國的環球學校(THINKGlobal School)是一所全球性的“移動高中”,學生在每個學期都將前往全球不同的城市進行學習——既可以在瑞典的斯德哥爾摩研究一艘沉船的物理科學,也可以在北京的馬連道茶城練習普通話,還可以在悉尼與澳大利亞作家討論當代文學……由此,學生得以親身體驗世界的奇妙,接觸不同的文化、信仰、語言和曆史,幫助學生獲得國際理解能力和全球競爭力。
以學習方式創新撬動未來學校變革
  在新型學習方式的促動下,學校形態可能會發生重大變化,並呈現出新的特征 :一是學習場景相互融通,隨著課程主題的不同,學習既可以在教室,也可以在博物館、科技館、農場、工廠和社區,甚至可以去不同城市遊學,任何可以實現高質量學習的地方都是學校 ;二是學習組織富有彈性,學生按照能力而非年齡進行分班,開展混齡、混班、彈性學期等探索,教師將成為學生學習過程的領航員、學生學習的評估者、學習情境的創設者、學生發展的交流者、學習資源的開發者和專業成長的自主學習者 ;三是學習評價更加立體,關注點從標準答案轉向學習體驗,更加重視學生在學習活動中的參與度、積極性以及突破原有框架的創造力,評價方式不再拘泥於紙筆測試,利用學習分析、課堂觀察等大數據技術,為不同的學生提供不同的評價標準,讓每一位學生都有出彩的機會。最終,未來學校將從“批量生產”模式走向“私人定製”模式, 學生可以用他們最喜歡、最適合、最有效的方式進行學習,每一個學生都能享受到量身定製的學習服務。
  來源|《人民教育》2020年第23期
  作者|曹培傑(中國教科院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