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崔保師:教育脫貧攻堅彰顯我國教育製度優越性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1-03-26 來源:欧洲杯足球

  2020年,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脫貧目標如期完成,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麵勝利。教育戰線始終堅持教育脫貧攻堅不動搖,加強組織領導,壓實工作責任,集中資源,強力出戰,掛牌督戰,圓滿完成各項任務。
教育脫貧攻堅是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教育的集中體現
  教育脫貧攻堅體現中國共產黨發展人民教育事業的初心使命。1949年9月29日通過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明確提出我國的文化教育應是“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教育以人民為中心的立場。新中國成立之初迅速掀起的掃盲運動,為廣大貧苦農民打開了知識文化的大門,為農民通過知識和技術改變農村落後麵貌、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提供了重要的知識基礎。在新中國70餘年的發展曆程中,黨的教育事業始終秉持為人民謀幸福的初心使命,一以貫之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取向,主動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物質文化生活改善。教育脫貧攻堅盡管在不同曆史時期呈現出不同形式和方式,但從來沒有缺席和停頓。
  教育扶貧脫貧曆來是教育事業改革發展的重要領域。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農村教育始終是我國教育改革發展的重點,我們聚焦“三農”開展了一係列教育改革探索。其中,“科教統籌”“農科教結合”改革試點遍布全國,通過教育培訓提高農民文化素質、促進農村經濟發展,形成了科教興農的蓬勃發展格局。可以說,從改革開放後在國家級貧困縣實施救濟式扶貧,到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開發式扶貧,再到新時代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教育在扶貧脫貧中的重要地位日益凸顯,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在脫貧攻堅總體部署中,中央把“發展教育”作為“五個一批”重大舉措,賦予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使命,強調精準扶貧要與“扶誌、扶智”相結合,確立了在決勝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新征程中教育脫貧攻堅舉足輕重的作用。
  教育發展是脫貧的重要指標,是人民美好生活的精神源泉。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教育是創造美好生活的根本途徑。在“兩不愁,三保障”的脫貧攻堅目標中,“義務教育有保障”成為重要指標。同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解決人民群眾生活必需相比,義務教育則更多地承載著點亮家庭希望和夢想的重大責任。發展和保障義務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是“拔窮根”的關鍵。貧困地區控輟保學和提升義務教育質量雙管齊下,使得貧困家庭適齡兒童受到良好的義務教育,解決了貧困家庭的負擔和後顧之憂,在很大程度上激發了他們期盼美好生活、創造美好生活的強烈意願和奮鬥意誌。
教育脫貧攻堅是教育服務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必然要求
  教育是脫貧攻堅的直接動力。教育通過提高勞動者素質、推動科技傳承和創新,促進生產力發生從量變到質變的提升。高等學校是科技和人才的關鍵結合點,是產業和技術創新的重要孵化器,是脫貧攻堅的一支重要生力軍。眾多高校積極投身到教育扶貧脫貧中來,與貧困地區結對幫扶,充分利用人才和科技優勢,幫助貧困地區推廣技術、發展產業、銷售產品、發展教育、改善醫療,廣大有誌教師、科研人員和大學生深入貧困地區一線,把教學科研成果和最美的青春書寫到脫貧攻堅的大地上。職業教育通過培養勞動技能型人才,大力推廣科技知識和生產技能,提高勞動生產率,為當地特色產業發展和升級提供重要人力支撐。職業教育普遍施行的產教融合培養模式,將人才培養和科技服務融入產業經營,根據市場需求定向培養人才,為畢業生提供大量對口就業崗位。特別是全國職業教育東西部協作計劃,由東部地區院校兜底式招收西部地區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子女接受優質職業教育,畢業後根據本人意願優先推薦在東部就業,實現就業脫貧。
  教育是“拔窮根”的根本支撐。全麵脫貧是一個長期的動態變化過程,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更不可能一勞永逸。因此,脫貧攻堅任務基本實現後,要鞏固脫貧成果,防止各種原因導致的返貧和新發生貧困,還要研究接續減貧政策。教育通過培養和提高貧困人口的主動性、創造性和科學文化素養,提高貧困人口的整體生存、生產、生活能力,增強貧困地區發展的內生動力。教育直接作用於生產力的主導要素——人,並對生產工具、生產資料、生產手段等要素產生重要影響。通過教育能夠達到“扶誌”與“扶智”相結合的效果。探索以建設教育現代化為目標的教育長效減貧策略,實現教育和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是當務之急。
  教育是人全麵發展的核心要素。伴隨著脫貧攻堅任務的實現,我國將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教育現代化根本上是人的現代化。因此,在脫貧攻堅進程中,從一開始就要樹立人的全麵發展的理念,在推進實現經濟總體脫貧的同時,高度重視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的精神文明建設。學校、教師和學生在貧困地區精神文明建設及文化創建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學校要成為當地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陣地,教師要成為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骨幹,學生要成為做“五個認同”的標兵,貧困地區的教育在保證基本教育任務的基礎上,應當注重以文化人、開啟心智、促進人的全麵發展,推動當地形成良好的社會風尚。也就是說,教育既促進生產力發展,提升人民的物質生活水平,又促進先進文化的發展,充實人民的精神生活,提高人民的思想文化素養,為實現現代化的目標奠定社會和文化基礎。
教育脫貧攻堅是優先發展教育的偉大實踐
  教育脫貧攻堅是優先發展教育的思想深化。改革開放後,我國的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在百業待興的艱難時刻,鄧小平同誌以敏銳的政治洞察力和戰略眼光,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他深刻地指出:“我們千方百計在別的地方忍耐一些,甚至犧牲一點速度,也要把教育問題解決好。”“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堅持教育優先發展逐步成為全黨全社會的共識。有研究表明,我國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的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教育起到了根本性的支撐作用,我國通過發展教育所形成的人力資源優勢是很多國家所不能比擬的。實施教育脫貧攻堅戰略,在貧困地區優先發展教育,采取一係列超常規的有力措施,把貧困地區的教育辦成公平而優質的現代化教育,這是對優先發展教育理念的再度深化。
  教育脫貧攻堅是優先發展教育的行動擴展。在教育脫貧攻堅過程中,我們在總結以往經驗的基礎上,進一步豐富和拓展政策措施,確保貧困地區教育優先發展。這些政策包括但不限於以下若幹方麵:實行了一係列重點支持或對口支援計劃,通過“特崗計劃”“國培計劃”“師範生免費教育”等政策,提升了貧困地區的師資水平;通過“重點高校招收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的專項計劃”等招生傾斜政策,增加了貧困地區學生上大學的機會;通過內地民族班(內地高中班、內地中職班)、高校民族班、預科班等特殊教學形式為民族、貧困地區培養人才,實現了貧困地區發展的人才接力;通過“職業教育東西協作行動計劃”等,實施職業教育對口支援和精準扶貧;“對口支援西部地區高等學校”計劃增強了貧困地區高校的自我發展能力,加快了培養急需專門人才的進程。教育部直屬機關在2019年與對口聯係的省份簽訂“打贏教育脫貧攻堅戰合作備忘錄”的基礎上,2020年5月再次提出對52個尚未摘帽的貧困縣實行一對一或組團幫扶,切實推動貧困地區優先發展教育,實現增收脫貧。
  教育脫貧攻堅是優先發展教育理念的實踐檢驗。貧困地區通過優先發展教育提升了地區發展的內生動力,積累了強勁的後發優勢,為實現脫貧攻堅、鞏固脫貧成效和持續建設小康社會提供了堅強支撐保障。有研究表明,近年我國各地的教育投入與農民收入呈正相關,越是在經濟水平落後的地區,教育投入促進貧困人口收入增長的作用越明顯,也說明教育扶貧政策不僅具有公平性,更具有效率性。人口紅利和教育貢獻是促進經濟增長的決定性因素,優先發展教育具有正確性和必要性。教育作為一種回報周期較長的人力資本投資,其經濟效益的顯現具有一定的滯後性,當下的教育投入能對今後的經濟增長產生厚積薄發的“儲蓄”式積累,今天的教育投入更多地在明天的經濟成效上顯現。知識與技術的邊際收益遞增特性,使得貧困地區在通過發展教育促進經濟增長方麵具有很大潛力,貧困地區教育投入經濟收益具有趕超勢頭。我國教育和經濟發展的路徑與成就必將證明,教育扶貧是優先發展教育的成果檢驗。
  教育脫貧攻堅從一個方麵向世人充分展示了我們黨領導下的脫貧攻堅之堅定決心和偉大力量,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道路的必然選擇,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製度巨大優勢的集中體現。這一場波瀾壯闊的偉大實踐,必將進一步豐富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理論,推動我國教育事業不斷邁向前進。
  來源|原文刊發於2020年10月9日《中國教育報》,內容略有修改
  作者|崔保師(欧洲杯足球 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