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吳霓:發揮中國製度優勢 不讓一個孩子掉隊——黨的十八大以來“義務教育有保障”的政策舉措及成效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0-10-09 來源:人民教育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實施大規模扶貧開發行動,20111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明確提出“到2020年,穩定實現扶貧對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其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的“兩不愁三保障”扶貧工作總目標。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扶貧開發工作做出了一係列深入全麵的部署。201311月,習近平同誌在湖南湘西考察時首次提出“精準扶貧”,並指出“下一代要接受教育”是三件要做實的事之一。201511月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到2020年穩定實現“兩不愁三保障”是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同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頒發,提出“讓貧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有質量的教育”,再次賦予教育扶貧“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使命。在黨中央一係列重要政策的引領下,“義務教育有保障”教育脫貧攻堅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在精準扶貧體係中發揮了基礎性、先導性和根本性作用。

一、控輟保學和鄉村教師質量提升得到政策有力保障,取得明顯成效

  1.持久深入精準施策,控輟保學成效顯著

控輟保學是《義務教育法》的基本要求,也是義務教育有保障的重要環節。2010年頒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教育規劃綱要》)提出要“鞏固提高九年義務教育水平”,確保適齡兒童少年不因家庭經濟困難、就學困難、學習困難等原因而失學,努力消除輟學現象20167月,《國務院關於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幹意見》提出,要完善控輟保學部門協調機製,落實控輟保學責任,建立控輟保學目標責任製和聯控聯保機製,縣級教育行政部門要依托全國中小學生學籍信息管理係統建立控輟保學動態監測機製。同年,教育部等六部門頒布了《教育脫貧攻堅“十三五”規劃》,要求夯實教育脫貧根基,鞏固提高九年義務教育水平,完善控輟保學機製,保障建檔立卡等貧困家庭學生順利完成義務教育。2017年發布的《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再次強調,努力消除輟學現象,著力提升輟學現象比較集中的農村、邊遠、貧困和民族地區教育質量。建立義務教育鞏固率監測係統,全麵落實控輟保學責任製。

2017發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加強控輟保學提高義務教育鞏固水平的通知》是一項國家層麵針對控輟保學的專項政策。該通知聚焦控輟保學工作機製建設,針對學生輟學的主要原因,出台了有針對性的避免因學習困難或厭學而輟學、避免因貧失學輟學、避免因上學遠上學難而輟學的“三避免”和狠抓工作落實的“一落實”工作舉措。提出了以學生為中心的“精準”幫扶政策,加強分類指導,因地、因家、因人施策。

2018年是我國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開局之年,《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脫貧攻堅實施方案(2018-2020年)》和《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提出了以保障義務教育為核心,全麵落實教育扶貧政策,完善控輟保學工作機製,尤其對深度貧困地區兒童少年接受義務教育實施全過程幫扶和管理,防止失學輟學;在輟學高發區“一縣一策”製定工作方案,實施貧困學生台賬化精準控輟,確保貧困家庭適齡學生不因貧失學輟學。

2019年,控輟保學被納入教育部“奮進之筆”重點工作,教育係統先後出台了若幹政策,細化控輟保學工作舉措,主抓整治,為打好控輟保學攻堅戰保駕護航。如《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進一步做好農村義務教育有關工作的通知》進一步明確了工作任務和工作重點;《關於禁止妨礙義務教育實施的若幹規定》解決一些地方存在的以校外培訓替代義務教育、通過宗教活動妨礙義務教育實施的問題。教育部、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的《關於解決建檔立卡貧困家庭適齡子女義務教育有保障突出問題的工作方案》完善了建檔立卡貧困家庭適齡子女義務教育有保障的相關支持政策。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聯合發布的《關於切實做好義務教育薄弱環節改善與能力提升工作的意見》,從改善硬件條件入手,推進農村義務教育質量,推動義務教育雙高“普九”。在這一列政策的指導下,各地控輟保學工作取得了明顯成效。截至20191120日,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人數已由台賬建立之初的29萬減少至2.3萬,其中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人數由15萬減少至6000。控輟保學工作成就的取得,為2020年全麵實現義務教育有保障、打贏脫貧攻堅戰奠定了堅實基礎。[1]如青海省以“確保一個孩子不能少、一天不耽誤”為目標要求,廣泛動員、精心組織,在做好義務教育控輟保學、依法保障適齡兒童教育權利方麵開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截至20189月底,全省共勸返輟學失學學27271名,占應勸返學生的91.86%,使義務教育鞏固率由87.78%提高到96.71%,提前實現了國家202095%的規劃目標。201811月,教育部將青海省控輟保學工作經驗作為典型向全國推廣,要求各地認真學習借鑒。青海省控輟保學工作被評為全國基礎教育工作典型案例。[2]

2.在薄弱環節著力,大力提高鄉村教師質量

鄉村教育是我國教育發展的薄弱環節,大力發展鄉村教育是“義務教育有保障”的重要基礎。《教育規劃綱要》強調“以農村教師為重點,提高中小學教師隊伍整體素質”。黨的十八大以來,教育扶貧政策從關注基礎建設轉變為基礎建設與個體發展兼顧,針對鄉村教師和貧困地區的學生,進行精準導向的政策傾斜。20156月,中央全麵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決定“發展鄉村教育,讓每個鄉村孩子都能接受公平、有質量的教育,增強貧困地區的自我發展能力,阻止貧困現象代際傳遞”。隨後,國務院印發《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對未來幾年鄉村教育發展做出了全麵部署,旨在通過提高鄉村教師水平,讓農村地區獲得有質量的教育,每個兒童都能實現精彩人生。20167月,《國務院關於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幹意見》頒布,提出“合理規劃城鄉義務教育學校布局建設,完善城鄉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製,統籌城鄉教育資源配置,向鄉村和城鄉結合部傾斜,大力提高鄉村教育質量”的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教師隊伍建設取得曆史性成就,教師隊伍規模大幅增長,教師隊伍質量大幅提高。截止20199月的數據顯示:學曆上,相比1985年,小學、初中取得本科及以上學曆的教師比例分別增長了61.59%80.59%;能力上,2012年以來,“國培計劃”培訓各級各類教師超過1400萬人次。同時,推動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於當地公務員成效顯著,特崗教師年人均工資性補助標準中部地區由3.16萬元提高到3.52萬元,西部地區由3.46萬元提高到3.82萬元。全國有30個省份1430個縣(市、區)實施了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惠及200多萬名鄉村教師。全國教師隊伍整體麵貌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教師隊伍建設取得了曆史性成就,包括政策支撐體係更加“全方位、全領域”;教師隊伍建設更加“有規模、有質量”;鄉村教師提升更加“增活力、增底氣”;教師地位待遇更加“受尊重、受關注”。[3]

二、貧困學生資助體係逐漸完善,實現應助盡助

教育扶貧的精準性首先是確定應“扶持誰”,在精準識別幫扶對象之後,還要通過構建科學動態的數據庫,以保證資金使用、項目安排等係統工程的科學性與精準性。

2007年至2019年是我國學生資助新體係建立健全的時期。這一時期,學生資助工作發展迅速、成就輝煌;各類各級教育的學生資助政策在資助對象、資助範圍、資助力度以及資助內涵上都實現了質的飛躍;國家學生資助項目實現了從學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全覆蓋、公辦學校與民辦學校全覆蓋、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全覆蓋,為困難學生的學業提供了有力的物質和精神保障。

針對義務教育學生,在生活補助上,200711月,財政部、教育部印發《關於調整完善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製改革有關政策的通知》,明確了中西部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的生活費基本補助標準,強調了東部地區也應加大落實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生活費補助政策的力度;20194月,財政部、教育部印發《關於下達2019年城鄉義務教育補助經費預算的通知》,規定從2019年秋季學期起,將義務教育階段建檔立卡學生,以及非建檔立卡的家庭經濟困難殘疾學生、農村低保家庭學生、農村特困救助供養學生四類家庭經濟困難非寄宿生納入生活補助範圍;201912月,教育部辦公廳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義務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生活補助工作的通知》,為提高資金使用效益、進一步規範義務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生活補助工作提供了指導。

在教科書免費提供上,20042月,財政部、教育部印發《對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免費提供教科書工作暫行管理辦法》,決定從2004年秋季新學期開始,將免費教科書發放範圍擴大到中西部農村義務教育階段所有家庭經濟困難學生。20052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財政部、教育部關於加快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兩免一補實施步伐有關工作意見的通知》,確定在2005年至2010年的5年內,對農村義務教育階段貧困家庭學生提供免費教科書。2007年,財政部、教育部印發《關於調整完善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製改革有關政策的通知》,決定從2007年秋季學期開始,向全國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免費提供國家課程的教科書;200712月,教育部、財政部又印發了《關於全麵實施農村義務教育教科書免費提供和做好部分教科書循環使用工作的意見》,提出從2008年春季學期開始,建立部分國家課程教科書的循環使用製度,各地組織編寫、選用的地方課程教材一律對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實行免費提供。2015年,國務院印發《關於進一步完善城鄉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製的通知》,決定自2017年春季學期起,統一城鄉義務教育兩免一補政策,對城鄉義務教育學生免除學雜費、免費提供教科書。[4]

在學生營養改善計劃上,20111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的意見》,決定以貧困地區和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為重點,啟動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20125月,教育部等十五部門聯合發布《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實施細則》等五個配套文件,為進一步規範對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實施工作的管理和切實有效地改善農村學生營養健康狀況提供了保障。據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跟蹤監測表明,2019年,營養改善計劃試點地區男、女生各年齡段平均身高比2012年分別提高1.54cm1.69cm,平均體重分別增加1.06kg1.18kg,高於全國農村學生平均增長速度。學生營養健康狀況得到顯著改善,身體素質得到明顯提升。世界糧食計劃署對169個國家的調查結果顯示,我國是全球少數(11%)同時在中小學階段提供營養餐的國家,學校供餐規模僅次於印度、巴西、美國,位居第四。[5]

這一係列政策措施的實施,彰顯了基礎教育階段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體係的幾大特點:(1)形成了政府主導、學校和社會廣泛參與的“三位一體”資助格局。(2)對學生進行精準資助。體現在資助對象精準,確保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應助盡助;資助標準精準,確保資助標準與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受助需求相適應;資金發放精準,在學生最需要資助的時候,將資助資金及時足額發放到學生手中,充分發揮資助資金的使用效益,增強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及其家庭的獲得感。值得提出的是,2014年全國中小學生學籍信息管理係統開始全麵應用,覆蓋義務教育控輟保學、監測隨遷子女流動情況、留守兒童管理、學生營養改善計劃管理、學生資助等工作,推進實名製學籍係統與教育事業統計數據、教育經費管理的銜接,通過識別對象、項目安排和資金使用等環節的精準化操作,健全經費管理機製,以提高資金分配的精確和使用的效益,提高服務管理和科學決策水平。“兩免一補”資金和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資金隨學生流動可攜帶,對於切實保障貧困地區學生、隨遷子女的教育經費及鄉村教師的津貼補助精準落實起到了促進作用。(3)資助領域和資助對象範圍不斷擴大。義務教育階段的資助涵蓋了寄宿生活、教材和膳食;免費教材的覆蓋範圍從農村困難學生擴展到農村義務教育階段的所有學生。(4)資助管理不斷規範。其中包括規範管理製度、規範監管責任、規範資助程序、規範資金管理、規範信息管理和規範機構隊伍建設。

三、建立健全留守兒童關愛體係,不讓一個孩子掉隊

處於貧困地區的農村留守兒童是教育脫貧中需要重點關注的群體。在解決農村留守兒童成長中麵臨的各種問題上,學校、社會和家庭三方形成的係統是否能發揮統合作用,是教育精準扶貧能否有效的重要因素。在推進關愛留守兒童這一問題上,黨中央、國務院出台了一係列政策,對工作進行了全麵部署。

建立健全政府主導、社會參與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係和動態監測機製。《教育規劃綱要》專門指出要“建立健全政府主導、社會參與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係和動態監測機製。加快農村寄宿製學校建設,優先滿足留守兒童住宿需求”。這是第一次在國家文件中闡明應建立農村留守兒童的關愛服務體係,並將其作為解決留守兒童問題的關鍵舉措。

建立和完善流動兒童和留守兒童服務機製。《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中提出要健全農村留守兒童服務機製,加強對留守兒童心理、情感和行為的指導,提高留守兒童家長的監護意識和責任。建立16周歲以下流動兒童登記製度,為流動兒童享有教育、醫療保健等公共服務提供基礎。整合社區資源,完善以社區為依托,麵向流動人口家庭的管理和服務網絡,增強服務意識,提高服務能力。

逐步構建留守兒童社會關愛服務新機製與新模式。2013年在教育部等5部門共同出台的《關於加強義務教育階段農村留守兒童關愛和教育工作的意見》中,進一步提出了支持做好留守兒童社會關愛活動。鼓勵創新工作方式和手段,利用現代信息技術設備和網絡通訊手段開展活動,方便外出務工家長和留守兒童的聯係。推廣“代理家長”模式,廣泛動員社會力量,開展行之有效的關愛活動。有條件的地方,要利用寒暑假組織開展冬令營、夏令營等活動,創造機會讓留守兒童與父母團聚。婦聯組織、共青團組織要主動承擔關愛留守兒童的政府公共服務項目。加大婦聯組織做好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係試點工作的力度,探索符合當地實際的留守兒童關愛服務新機製、新模式和新途徑。

源頭治理強化並完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係。2016年國務院印發《國務院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繼續強調家庭、政府、學校盡職盡責,社會力量積極參與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體係,推動強製報告、應急處置、評估幫扶、監護幹預等農村留守兒童救助保護機製有效運行,侵害農村留守兒童權益的事件得到有效遏製。此外,還應推動未成年人保護法律法規和製度體係更加健全,全社會關愛保護兒童的意識普遍增強,完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係,建立健全農村留守兒童救助保護機製,從源頭上逐步減少兒童留守現象,從根本上不斷強化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保障措施。

加強貧困地區義務教育控輟保學,強化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係建設。2019年,《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幹意見》在提升農村公共服務水平方麵明確,要完善農村留守兒童和婦女關愛服務體係;推動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深入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加強農村兒童健康改善和早期教育、學前教育。在著力解決突出問題方麵提出,加強貧困地區義務教育控輟保學,避免因貧失學輟學。

加強基層留守兒童工作隊伍建設,不斷強化工作保障。2019年,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等10部門聯合發布《關於進一步健全農村留守兒童和困境兒童關愛服務體係的意見》,其中提出要進一步提升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和兒童福利機構服務能力,加強基層兒童工作隊伍建設,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廣泛參與。此外,還明確了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工作職責、兒童督導員工作職責、兒童主任的工作職責,密切部門協作,不斷強化基層留守兒童的保障工作。

在這一係列政策措施的推動下,從中央到地方留守兒童關愛工作成效顯著。據民政部的一項數據統計顯示,截止到20178月底,共幫助68萬多無人監護和父或母一方無監護能力的農村留守兒童得到有效監護。各級教育部門共幫助11821名失學輟學農村留守兒童返校複學。各級公安部門為125377名無戶籍農村留守兒童辦理戶口登記,批評教育失職父母90822人,治安管理處罰282人。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依法追究失職父母刑事責任16人,依法撤銷失職父母監護權案例17個。各地還將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列入年度綜治工作要點和綜治工作(平安建設)考核評價體係,積極安排關愛保護資金,推進兒童之家建設,實施留守兒童健康關愛工程,及時將家庭經濟困難且符合條件的農村留守兒童納入社會救助、社會福利政策保障範圍,形成了關愛保護合力,讓留守流動兒童真切感受到了政府的關愛,感受到了社會的溫暖。[6]

四、調動社會力量開展教育對口支援,促進民族地區教育發展

整合社會力量,形成大扶貧格局,有利於開展精準扶貧,實現全麵小康。

20156月,習近平同誌在貴州調研時扶貧工作提出了“四個切實”的具體要求,“切實落實領導責任、切實做到精準扶貧、切實強化社會合力、切實加強基層組織”;並提出形成“大扶貧格局”,“要堅持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等多方力量、多種舉措有機結合和互為支撐的‘三位一體’大扶貧格局,健全東西部協作、黨政機關定點扶貧機製,廣泛調動社會各界參與扶貧開發積極性。要加大中央和省級財政扶貧投入,堅持政府投入在扶貧開發中的主體和主導作用,增加金融資金對扶貧開發的投放,吸引社會資金參與扶貧開發。要積極開辟扶貧開發新的資金渠道,多渠道增加扶貧開發資金”。[7]2015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上,習近平同誌再次強調“我們堅持動員全社會參與,發揮中國製度優勢,構建了政府、社會、市場協同推進的大扶貧格局,形成了跨地區、跨部門、跨單位、全社會共同參與的多元主體的社會扶貧體係”。[8]

廣泛調動社會力量融入教育扶貧,豐富了辦學主體、激發了組織活力、加快縮小了區域差距、實現了體製機製創新。其中,具有中國特色的教育對口支援,極大促進了民族地區教育質量的提升,是教育精準扶貧的又一創舉。

2016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快中西部教育發展的指導意見》,在基本原則中明確提出“係統謀劃加快中西部發展的政策措施,確保各項政策相互配套、相互支撐,形成合力。發揮市場、企業、社會組織作用,吸引更多社會力量參與中西部教育發展”,並提出實施萬名教師支教計劃,作為加強西藏、新疆教師隊伍建設的創新之舉。教育部於當年印發了《關於加強“十三五”期間教育對口支援西藏和四省藏區工作的意見》,強調實施好“組團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加強學校之間的結對幫扶等九項重點任務,提出各省市、高校、直屬單位要進一步發揮人才優勢、管理優勢和資源優勢,精準發力以提高教育援藏工作力度。201712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了《援藏援疆萬名教師支教計劃實施方案》,2018年首批向西藏、新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共援派教師4000人。支教教師通過承擔學科教學和班級管理任務,組織教研活動,開展業務培訓和教學指導,從事學校管理等方式,充分發揮骨幹帶頭示範作用,全麵推動受援地學校教育教學質量和管理水平提高。[9]

黨的十八大以來,教育對口援藏、援疆政策,新疆與援疆省市學校“千校手拉手”活動,四川藏區“9+3”免費教育計劃,內地民族班政策,少數民族預科班和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幹人才培養計劃,職業教育團隊式對口支援,對新疆、西藏高校開展團隊式對口支援,直屬高校定點扶貧等工作均在有條不紊地實施和完善中。這些政策和措施支援省市學校與受援地學校間的教育教學交流和教師間互幫互學教學教研活動,極大促進了民族地區教育質量的提升和民族地區教育發展。

五、教育信息化填平區域教育發展鴻溝,實現優質教育共享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通過不斷加強教育信息化建設,縮小城鄉教育差距,提升貧困地區教育質量,並探索出了一條教育精準扶貧的新路徑。

20166月,教育部印發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指出,要不斷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麵,優先提升教育信息化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的能力,深入推進三個課堂建設以及管理信息化,建成覆蓋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全國各級各類學校和相關教育機構的國家教育管理信息化體係,實現教育基礎數據的“伴隨式收集”和全國互通共享,讓教育發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從而加快發展各項教育事業。20184月,教育部印發的《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指出,要大力支持以“三區三州”為重點的深度貧困地區教育信息化發展,推進網絡條件下的精準扶智,實現“互聯網+”條件下的區域教育資源均衡配置機製,縮小區域、城鄉、校際差距,緩解教育數字鴻溝問題,實現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20203月,《教育部關於加強“三個課堂”應用的指導意見》進一步明確指出,重點支持中西部地區開展“三個課堂”建設與應用;引導地方加強對農村、邊遠、貧困、民族地區“三個課堂”建設與應用的經費投入;同時,鼓勵企業等社會力量參與“三個課堂”建設,促進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融合應用,逐步縮小區域、城鄉差距,促進教育公平和均衡發展。

通過上述政策文件可以看出,教育信息化在教育扶貧工作中的重點有兩個方麵:一是加強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提升偏遠地區學校信息化基礎設施與應用水平;二是加快探索數字教育資源服務供給模式,提升數字教育資源服務水平與能力。

目前,全國97%的中小學校實現網絡接入,配備多媒體教室340多萬間,93%的學校實現至少擁有一間多媒體教室,73%的學校實現多媒體教室全覆蓋。全國6萬多個教學點實現了設備配備、資源配送和教學應用的三到位,惠及400多萬偏遠地區的孩子,全國師生網絡學習空間開通數量超過7900萬個。全國1000多萬名中小學教師參加了“全國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工程”專題培訓,通過各種方式培訓中小學校長10萬多人。[10]近年來,國家積極推進“三通兩平台”“教學點數字教育資源全覆蓋”等工程項目建設,引導教育發達地區與薄弱地區通過信息化實現結對幫扶,以專遞課堂、名師課堂、名校網絡課堂等方式,開展聯校網教、數字學校建設與應用,實現“互聯網+”條件下的區域教育資源均衡配置機製;通過試點探索利用寬帶衛星實現邊遠地區學校互聯網接入、利用信息化手段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麵的有效途徑,縮小區域、城鄉、校際差距,緩解教育數字鴻溝問題,實現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

“義務教育有保障”是一個係統工程,在教育扶貧工作中起到重要的基礎性作用。而且隨著義務教育高位均衡發展的目標不斷推進,“義務教育有保障”的水平和質量也將不斷提升,成為促進和保障貧困欠發達地區教育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條件。

本文係教育部民族教育發展中心委托開展的全國民族教育研究課題:《“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教育扶貧政策與返貧防控機製研究》(批準號MJZXHZ19011)研究成果

(作者係欧洲杯足球 教育發展與改革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 邢星


[2] 教育部向全國推廣青海控輟保學工作經驗 [OL].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1811/t20181115_354945.html

[3]教育部:全國專任教師1673.83萬人地位待遇不斷提升[OL].http://www.moe.gov.cn/fbh/live/2019/51106/mtbd/201909/t20190909_398318.html

[4]中國學生資助70[OL]. http://www.moe.gov.cn/jyb_xwfb/s5147/201909/t20190924_400640.html

[5]中央財政累計投入1472億元,覆蓋29個省份1762個縣——營養改善計劃惠及4000萬農村娃[OL]. http://www.moe.gov.cn/jyb_xwfb/s5147/202005/t20200525_458578.html

[6]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專項行動取得階段性成效[OL].http://www.gov.cn/xinwen/2017-09/26/content_5227575.htm

[7]618日,習近平在貴州召開部分省區市黨委主要負責同誌座談會[OL].http://www.farmer.com.cn/ywzt/wpd/fp/201512/t20151230_1168660.htm

[8]習近平主席在2015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上的主旨演講[OL].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0/16/c_1116851045.htm

[9]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2656號建議的答複[OL].http://www.moe.gov.cn/jyb_xxgk/xxgk_jyta/jyta_ghs/201910/t20191016_403777.html

[10]教育部副部長孫堯在國際人工智能與教育大會上做主旨發言推進“人工智能+教育扶貧”[OL].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moe_1485/201905/t20190517_382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