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超越師徒製——德國博士教育的新模式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0-04-07 來源:欧洲杯足球

超越徒製——德國博士教育的新模式

秦琳 著

西南範大學出版社

內容簡介:19世紀初,以洪堡為代表的德意誌教育改革家將科研引入大學,基於為科學而科學科研與教學相統一以及學術自由的原則建立起一種全新的大學模式,開創了研究型大學的時代同時,德國首先建立了現代意義上的博士教育學生在進入大學之後選擇一個或多個學科自由學習,並在教師的指導下參與研討課,在研究所、實驗室中進行研究,最終通過博士考試獲得博士學位。大學的學習定位於純粹的研究訓練,不管學生未來的職業取向是教師、公務員、律師還是醫生,大學對他們來說都是研究的場所,是接受科研訓練的階段。隨著19世紀後半期德國大學模式的廣泛傳播,這種新的人才培養模式和學位製度在世界範圍內產生重要影響,洪堡原則確立的科研-教學-學習的統一體成為各國研究生教育的理念基礎

作為現代博士教育的先行者,德國在很長的曆史時間內都以其科學研究和博士培養的高質量聞名。但是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伴隨著規模的擴張,德國博士教育到廣泛批評,主要問題包括缺乏透明度和程序性控製,修業年限過長,畢業率低,導師指導不足,博士生麵臨孤立和過度專業化等等。自80年代末開始,伴隨一係列政策討論和改革議程,德國高校逐漸建立了“研究訓練小組” 等多種組織形式在更加清晰的製度框架內進行博士培養,逐漸形成了一種培養理念、培養程序、培養內容、評價標準等與傳統模式不同的結構化”博士教育模式。今天在德國大學之中,除了以傳統的“師徒製”模式在導師指導下自由讀博之外,越來越多的博士生在各類結構化項目中攻讀博士學位。

放眼世界,德國博士教育改革並非個案。上世紀80年代末以來,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主要發達國家博士教育都經曆了規模擴張,大規模質量評估興起,各種改革議題隨之啟動,越來越多的博士學位獲得者在高校和科研機構之外就業。對於博士教育的討論也超出學術領域,受到政府、企業以及社會輿論的廣泛關注,各國博士教育的目標、價值取向、培養機製和評價標準等都在經曆重大的調整和變革,德國博士教育的改革案例具有廣泛意義的代表性和參考價值。

《超越師徒製——德國博士教育的新模式》一書對上世紀80年代末以來德國博士教育的改革過程及當前新的結構化博士培養模式進行了研究。本書關注的核心問題是,德國博士教育改革的深層動因是什麼?這一曆時近30年的改革是如何推進的?德國新的博士培養模式具有怎樣的特征?這一改革對於理解當代博士教育的目標定位和組織形式有怎樣的借鑒意義?

本書對德國博士教育改革的研究以知識生產轉型的理論討論為出發點。現代博士教育是在科研成為大學的核心任務以及現代學科體係的建立過程中逐步形成,博士研究生培養圍繞科學研究這一根本任務展開,科研訓練博士教育的本質特征基於學科的知識結構、獨立和自我指涉的價值取向、以大學為主要場域以及學術共同體的自治是現代科學知識生產模式的核心特征,也構成了現代博士教育的知識和組織基礎。而過去半個多世紀中,人類社會的知識經曆了爆炸性增長,知識生產方式也發生重大變化。科研不再是大學或科研機構的專屬活動,學科的邊界不斷變化,交叉學科和跨學科研究越來越普遍產學研的結合日益緊密,科研評價更多受到外部因素影響;科研活動日益參照產業和市場的價值標準,跨國的科研合作成為常態。知識社會學、科技政策、高等教育等領域的學者從不同角度對這些現象進行了分析,認為當代科學研究在認識論和製度文化層麵正在發生根本性變化,知識生產模式正在經曆轉型。本書對相關理論觀點進行了梳理,進一步提出當代知識生產模式轉型的四個核心特征——全球化、情境化、社會化和市場化,以此來描述當代科學研究在問題設置和評價、組織形式、人員分布資助和管理模式等方麵的變化,這些變化構成了當前各國博士教育改革的基本背景。

知識生產轉型對於博士教育的影響具有普遍性意義。但作為一項國別研究,德國博士教育改革的分析必須置於德國學術係統的組織結構、製度基礎及其特定的社會文化語境之中因而本書首先基於德國大學史的經典研究文獻,分析了德國傳統的“師徒製”博士教育模式得以形成的知識和組織基礎;之後,結合統計數據和政策文本,勾勒了近30年來德國博士教育規模、結構以及相關製度框架的變化,並將這些變化放在德國高等教育係統改革的大背景中,討論了德國博士教育組織基礎的改變及其麵臨的問題和挑戰。同時,本書對自20世紀80年代末以來德國博士教育的“結構化”改革進行了回顧和階段劃分,歸納了“結構化”博士教育的三種組織形態,並分析提出了結構化博士教育模式不同於傳統博士培養的核心特征。

從知識生產的視角關注博士教育改革,學科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分析層級。博士教育在製度上是一項基於特定學科或知識領域的學術活動。在共同的改革話語之外,各個學科知識的認識論特征決定了其特定的科研方式學術交往方式以及科研訓練方式在宏觀層麵的討論之後,本書在德國多所大學中選取了經濟學、生命科學以及文化研究三個領域八所研究生院進行了案例研究。通過對管理者、教授和博士生的訪談,以及對相關文本資料的分析,三個學科博士教育改革的動因、路徑以及新的博士教育模式的特征進行了分析和比較,提出了經濟學“知識生產全球化驅動的博士教育新模式”、生命科學“基於‘模式2‘知識生產的博士教育新模式”和文化研究領域“基於知識生產異質性的博士教育新模式”三種不同的改革模式。

書有以下主要結論

德國傳統的博士教育模式是基於現代學科體係和以教席製為基礎的大學組織結構形成的,遵循自我指涉的原則,以同行評議進行質量評價,是一種基於默頓範式的傳統科研訓練模式。而過去三四十年中,知識生產的全球化、情境化、社會化和市場化全麵改變了現代科學的知識格局、科研組織方式和評價、管理模式。德國博士教育也因而被納入全球化的科研競爭之中,向國際參考模式靠攏;跨學科成為科研訓練的重要知識取向;以項目帶培養成為科研訓練的普遍方式;不同社會部門、機構和利益相關者參與到博士教育之中,博士科研訓練的主題選擇與質量評價因而更加複雜化;博士就業多元化;質量觀、效率觀、競標文化和新管理主義對博士科研訓練產生深刻影響。在這樣的變化背景下,博士培養的目標訴求以及利益主體多元化,從而推動了博士培養模式的改革。德國傳統上基於自由研究和導師非正式指的博士教育逐入特定組織結構,成具有完製度性規約的係性的科研訓練和人才培養模式。

實踐層麵,德國博士教育的改革過程受到德國高等教育文化傳統、組織基礎及製度環境的製約,體現出特定的路徑特征針對學科案例的研究則表明,在具體的學科知識領域,博士教育改革的力、路徑以及新培養模式的特征呈現出異質性,凸顯了在政策話語和標準樣式之外,學科知識的認識論特征及其知識生產的組織方式,特別是學科知識的“國際化”程度、高級科研訓練的核心內容和學術交往模式對博士教育改革實踐的決定性影響。

前言

第一章 當代知產轉型與博士教育改革

第一當代博士教育的挑

第二產轉型的理溯源

第三產轉野下的博士教育改革

第二章 當代德國博士教育概貌

第一德國博士教育的模與

第二德國博士教育的參與主體

第三德國博士教育的法律框架與政策機構

第三章 德國傳統博士教育模式及其挑

第一德國傳統博士教育模式的知組織

第二德國傳統博士教育模式的核心特征

第三德國高等教育的係統變

第四德國博士教育的問題與挑

第四章 德國博士教育的構化改革

第一建立構化博士教育目的早期踐(1983-1989

第二節 結構化博士教育項目的規範發展(1990-2000

第三節 博士教育結構化改革的擴散與深化(2000至今)

第四節 結構化博士教育模式的核心特征

第五章 經濟學博士教育的新模式

第一節 案例項目概況

第二節 經濟學結構化博士教育模式的核心特征

第三節 經濟學博士教育結構化改革的動因與路徑

第六章 生命科學博士教育的新模式

第一節 案例項目概況

第二節 生命科學結構化博士教育模式的核心特征

第三節 生命科學博士教育結構化改革的動因與路徑

第七章 人文學科博士教育的新模式

第一節 案例項目概況

第二節 文化研究領域結構化博士教育模式的核心特征

第三節 文化研究博士教育結構化改革的動因與路徑

第八章 德國博士教育改革的動因、路徑與學科實踐

第一節 知識生產轉型與德國博士教育改革

第二節 德國博士教育改革的路徑特征

第三節 德國博士教育改革的學科實踐

後記

參考文獻

索引

附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