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田學軍:加強新時代教育科學研究工作,為推進教育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智力支持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0-06-24 來源:教育研究

  2019年10月,教育部印發《關於加強新時代教育科學研究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全麵係統地規劃和部署了新時代教育科研工作,在全國教育科研戰線引起了強烈反響。過去一年,教育科研戰線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教育的重要論述和全國教育大會精神,認真落實陳寶生部長提出的“把旗舉好、把關把好、把勢判好、把圖畫好、把標定好、把橋造好、把人育好、把事辦好”的“八個好”要求,同心同德、開拓奮進、潛心研究、紮實工作,取得了可喜成績。

  一是開展主題教育,總結70年成就,豐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理論體係。教育科研戰線根據黨中央統一部署,分兩批深入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按照“守初心、擔使命,找差距、抓落實”的總要求,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和結果導向,緊密結合教育科研實際,一體推進主題教育各環節工作。堅持用黨的創新理論武裝頭腦,積極研究和闡釋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教育的重要論述的曆史根基和發展脈絡,不斷深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道路、理論、製度的規律性認識。廣大教育科研人員在學懂弄通做實的基礎上,政治品格得到進一步錘煉,以“四個意識”導航、“四個自信”強基、“兩個維護”鑄魂的自覺性更加堅定。圍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70 周年,教育科研部門係統總結我國教育偉大成就和寶貴經驗。

  二是聚焦國家戰略需求,緊扣教育改革發展,不斷提升教育科研服務決策水平。教育科研戰線發揮人才和知識優勢,努力推動破解教育改革發展中的重點熱點難點問題。注重課題引領,2019 年度國家和省級教育規劃課題聚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理論體係、立德樹人落實機製、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等重大問題,引導教育科研戰線積極服務教育決策,一些研究已經取得階段性成果。欧洲杯足球 參與了《關於加強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指導意見》、《大中小學勞動教育指導綱要》、《關於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 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幹意見》等重要文件的研製工作,開展了破“五唯”教育評價、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智能教育、“課堂革命”等研究,為教育部黨組決策提供了重要參考。加強教育輿情監測和研判,密切關注教育領域“黑天鵝”、“灰犀牛”事件,為教育改革發展穩定保駕護航。各地教育科研部門也為國家和地方教育決策作出了積極貢獻。

  三是落實一線規則,深入基層研究,推動破解教育教學實踐難題。推進區域教育綜合改革,探索出成都市武侯區“兩自一包”(管理自主、教師自聘、經費包幹)等教育綜合改革新模式,培育了一係列區域教育改革發展新亮點。積極打造高質量課堂,多措並舉創新教育教學方式,改進課程教學體係和組織模式,促進新課改理念落地生根。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8 年國際學生評價項目(PISA2018)測試,我國四省市(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在全部 79 個參測國家(地區)中,作為整體取得全部 3 項科目(閱讀、數學、科學)第一的好成績,這既從一個側麵反映了我國教育科研工作的成果,也是今後開展研究的一個重要選題。

  四是主動引導輿論,積極釋疑解惑,努力為教育改革發展營造良好氛圍。教育科研戰線充分發揮專業優勢,加強統籌設計,主動發聲,深入解讀教育重大政策,為贏得社會公眾對教育工作的理解和支持作出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貢獻。圍繞落實全國教育大會精神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70 周年,在期刊開設專欄,組織出版係列專著,多渠道多形式發表學術著作,熱情謳歌 70 年來教育偉大成就,係統總結教育改革發展的成功經驗。積極宣傳解讀《中國教育現代化 2035》等重要文件,推動黨的教育方針和教育決策部署落實。

  五是整合各方資源,凝聚戰線力量,進一步增強教育科研協同攻關能力。重視發揮欧洲杯赔率 這一重大優勢,充分運用規劃的手段和辦法,組織團隊、調動力量、配置資源,合力推動教育科學繁榮發展。一年來,全國教育科學規劃領導小組辦公室組織評選出立項課題 520 項。《意見》研製過程,就是凝聚戰線力量、協同攻關的過程,全國各地教科院所、教育學會、學校等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意見建議。全國教育滿意度調查,也是協同全國教育科研戰線的成果。

  六是參與中外人文交流,推動全球教育治理,穩步提升服務外交工作大局和教育對外開放水平。教育科研戰線積極走出去、請進來,成功舉辦了一係列學術研究會議和論壇,開展了“中俄教育法律及注釋互譯”等一係列合作研究,國際學術交流的廣度和深度不斷拓展,教育科研戰線成為傳播中國教育聲音、貢獻中國教育智慧的重要力量。

  2020年是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之年,是“十三五”規劃和《教育規劃綱要》的收官之年。教育科研戰線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努力把《意見》的各項任務和要求落到實處。

  第一,提高政治站位,始終堅持黨對教育科研工作的全麵領導。要把黨的領導落實到各領域各方麵各環節,為教育科研工作提供堅強保障。一要加強思想理論武裝。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教育的重要論述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理論發展的最新成果,要堅持讀原著、學原文、悟原理,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二要堅持人民立場。深入研究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教育的內涵要求,持續開展並改進全國教育滿意度調查,促進教育滿足人民群眾“上好學”需求。三要牢牢把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要增強政治敏銳性和鑒別力,善於從政治上把握研究方向、端正學術立場、審視成果應用。要認真落實意識形態責任製,堅持學術無禁區、宣傳有紀律,堅決反對和抵製各種錯誤觀點。

  第二,改革體製機製,不斷完善教育科研治理體係。體製機製決定了教育科研工作的活力和貢獻力,《意見》已經作出了部署,下一步關鍵是抓好落實。一要健全教育科研機構體係。統籌各類教育研究機構,建立“全麵覆蓋、立體貫通、分工明確、優勢互補”的教育科研機構體係。教育科研機構要加強內部製度建設,科學設置機構,穩步推進組織形態創新,建立現代科研院所治理體係。二要完善協同創新機製。搭建全國教育數據信息、全國教育調研、全國教育科學規劃管理和國外教育信息綜合四大平台,構建“一盤棋”的協同創新體係,提升協同攻關能力。三要改革教育科研評價。要科學設置分類評價標準,注重建立以知識進步、創新質量和實際貢獻為導向的評價體係,努力破除“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曆、唯獎項”等頑瘴痼疾。要深化“放管服”改革,擴大科研人員自主權,為科研人員“減負鬆綁”,釋放創新活力。四要提高教育科研保障水平。通過設立專項經費、保障預算內教育科研經費穩步增長等方式,加大支持力度。教育科研機構也要拓寬投入渠道,建立多元化、多渠道、多層次的投入格局,健全競爭性經費和穩定支持經費相協調的投入機製。要利用好政府購買教育谘詢服務製度的政策利好,主動開展調研和改革試點。

  第三,創新範式方法,進一步加強教育學學科建設。範式的確立和轉換對科學研究有著深刻的影響,教育科研工作要做到提質增效,教育學學科要實現大跨越發展,還要在這方麵下更大功夫。一要加強學理研究。當前,教育改革實踐非常生動,但理性概括和分析相對不足,理論建構不夠,理論指導實踐的能力還不強,要追本溯源,努力探索教育本質和規律。二要加強循證研究。以事實和證據為依據,改進實證研究,強化長時段跟蹤研究。三要加強比較研究。在縱向的時間維度上,要分析中國教育的發展和趨勢,從曆史維度把握教育當前的方位和任務;在橫向的空間維度方麵,要找準中國教育在世界中的位置,以更好互學互鑒,取長補短。四要加強跨學科研究。教育研究不能局限於一個學科、單一視野,要注重強化學科交叉融合,充分運用跨學科最新成果和研究方法,不斷拓寬研究的廣度和深度。

  第四,提升質量水平,更好服務教育改革發展。新時代為教育科研工作者提供寬廣舞台,要把握時代脈搏,聆聽時代聲音,深度融入教育改革發展實踐,作出科研工作獨特的貢獻。一要加強教育理論創新。要係統開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係研究,注重學理闡釋和學術建構。二要提升決策服務能力。圍繞堅決打好教育脫貧攻堅戰、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係、推進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深化教育評價改革、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等重要工作,深入開展前瞻性、儲備性教育政策研究。三要紮實服務基層一線。要重視教育科學研究的實踐性,善於總結提煉推廣實踐中的典型經驗,一方麵,以先進教育理論引領教育實踐;另一方麵,通過實踐檢驗教育理論,實現良性互動。服務實踐的核心在課堂,要持續以“課堂革命”為抓手,把加大科研引領作為深化課堂教學改革的強大動力,全麵促進教育教學高質量發展。四要加強專業引領。做好重大教育政策宣講解讀工作,推進政策落地。積極拓寬渠道,普及先進教育科學知識,引導全社會樹立正確教育觀念。密切關注教育熱點問題,準確研判教育輿情。五要加強國際交流。注重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的交流合作。支持教育科研機構開展對外交流合作和教育培訓,辦好國外教育調研專項訪問學者項目,支持創辦外文教育期刊,支持優秀教材外譯工作。積極參與全球教育治理,利用我國主場優勢打造一批國際性的教育學術交流平台。

  第五,強化使命擔當,著力打造高素質創新型科研人才隊伍。人才是最寶貴的資源,做好教育科研工作,急需加強隊伍建設。一要提高地位待遇。各地教育部門要尊重信任、關心愛護教育科研人員,搭建成長平台,完善成長機製;支持創新高層次人才選聘和薪酬分配辦法;加強科研隊伍梯隊建設,支持青年科研人員成長;完善教育科研成果表彰獎勵製度並加大獎勵力度。二要樹立科研正氣。廣大教育科研人員要崇尚真理、遵循規律,敢於創新和求真篤行,自覺防範各種學術不端行為。三要促進專業發展。加強教育學相關學科建設,鼓勵有條件的教育科研機構與高等學校聯合培養研究生;落實好五年一周期不少於 360 學時的全員培訓;加強“旋轉門”機製建設,促進優秀科研人員到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等任職,機關、學校和企業等高層次人才到教育科研機構擔任專兼職研究員;探索建立學術休假和學術進修製度等。

  (本文係作者在2020年全國教育科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略有刪節;《教育研究》2020年第3期全文刊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