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六大目標解讀——思維技能之觀察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1-04-15 來源:欧洲杯足球

  六大目標中的方法和技能一般可以認為是關於思維加工過程的知識,屬於理性經驗在係統化提煉、概括和總結過程中形成的種種思維工具。

  各種思維技能的條目解釋和教學場景應用,在課題組出版的《思維素養培養要點》中已有詳論,在此不作贅述,本文主要從實踐和應用層麵討論如何加深對思維技能的理解,不同類型思維技能之間的關係。

  與思維習慣的養成相類似,思維技能和方法在訓練過程中需經曆獨立、綜合兩個階段,並最終實現從顯意識到潛意識(即從“主動”到“被動”或“自動”)的轉變。

  在益智課堂的研究與實踐過程中,我們發現,在思維方法和技能這個層麵上,廣大師生欠缺的往往不是對概括、抽象、綜合等高級思維技能的掌握,恰恰是最基礎的觀察、比較、分類、判斷等基本思維技能掌握不夠,甚而至於缺乏主動使用這些技能的意識。

  這裏僅以最基本的思維技能“觀察”為例,結合益智課堂教學實際展開討論。在教育心理學中,“觀察”是指根據一定的目標,按照一定的計劃所進行的高等認知活動。觀,指看、聽等感知行為,察即分析思考,即觀察不止是視覺過程,而是以視覺為主,融其他感覺為一體的綜合感知,並且觀察包含著積極的思維活動,因此稱之為知覺的高級形式。

  在數學場景中,觀察的內容較為簡單,其形狀特征及數量關係容易進行抽象。而恰恰是因為內容的簡單性和抽象性,學生觀察數學問題時不容易細致、深入。

  如,在探索與數學教學相關的形象思維訓練器具“四巧板”拚擺圖形問題的過程中,學生往往隻做簡單觀察後便直接上手進行拚擺。  

  由於觀察細致程度不夠,學生難以從初始狀態中提取有益於解決問題的信息,進而無法形成可供思維進行運算的條件,表現在外顯的操作上就是存在大量的重複性動作,說明其所做嚐試缺乏計劃性和有序性,難以形成清晰明確的策略和方法。

  這一初步嚐試過程反映的是學生麵對不常見的問題時,思路容易混亂,難以將既往所學到的知識、所獲得的經驗與眼見的問題建立連接,欠缺進行認真觀察、仔細思考和適時反思的主觀意識。我們將在“思維習慣”養成的環節進行思維意識的培養討論,這裏主要就接續的“觀察”技能進行展開。

  當學生意識到問題後,通過教學環節的安排,經過啟發,會返回初始狀態重新進行觀察。由於大腦對觀察的自動加工特性,有些學生的觀察點較散,形成思路的過程較為迅速,此時教師應該有意識地使學生慢下來,仔細探查自己的思維過程,將自動化的運算分成若幹步驟,並進行有序地分析,如此才能逐漸建立客觀、高效的思維模式,才會具有可遷移性。

  我們先對目標圖形“T”進行觀察,在這一過程中,又可以分為四個層次。

  首先,是對問題的整體性、印象式觀察。

  要拚擺的目標圖形,英文字母大寫的“T”,可以直觀地理解為一橫一豎、一長一短兩個長方形。絕大多數學生看到這裏,形成粗略的印象後,就會直接動手開始拚擺,期間鮮見其抬頭再觀察,這是我們對看似“簡單”的問題的直覺反應。

  其次,如果此時學生能夠有意識地應用幾何知識深入查考圖形特征,會發現這兩個長方形是垂直擺放,且是軸對稱圖形。

  再次,由於無法直接觀察到該圖形內部組件的拚擺方式,隻能就外部輪廓進行查考,會發現T的外圍所有角均為直角。

  最後,如果有量化的意識,數一數,會發現T的外部輪廓一共有8個直角(包含內直角和外直角)。

  當觀察進行到這裏,才可以說對所要拚擺的目標狀態有了較為全麵、細化的了解。

  然後再觀察器具初始狀態,數一數四塊板加一起有幾個直角,兩相比較就不難得出拚擺的策略了。

  由於四巧板的設計中巧妙地針對了人們形象思維中對不規則圖形的認知盲區,很多人會依循固有的思維定式,忽略對圖中黃色組塊凹陷部位的觀察,而隻是計數其它三塊組塊的直角,認為一共有5個。

  其實,黃色凹陷處也是一個直角(上圖中白色圓圈處)。即,我們手中的條件是有6個直角的四個組塊,要拚擺的圖形有8個直角,則可以得出整體策略應為在充分利用已有直角的基礎之上,再想辦法額外拚出2個直角。

  通過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現,在思維過程的初始階段,對問題情境和疑難的仔細觀察,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針對此類問題,觀察的內容有兩方麵,一是器具初始狀態,二是要求達成的目標狀態。而觀察的整體目標有兩個,一是提取有效條件,二是經過簡單判斷去除明顯不合理的思考方向,從而提高思維的效率。

  觀察作為思維的重要基本技能之一,在各個學科中都有著重要的應用。

  以語文學科的寫作場景為例,我們能夠發現更多問題。

  語文寫作需要觀察的情景相較數學更為複雜和具象,需要觀察的元素更加分散,所以學生寫作不細致,內容缺乏新意,用語平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對觀察技能的掌握不夠熟練。根據具身認知心理學的觀點,觀察可以分為對內對外兩部分,應該包括全部的感官。

  比如描寫記敘文,用眼觀察隻能看到事物形狀、大小、顏色,方位,但細心體會,就能發現溫度、濕度、風力等體感的變化,可以發現味道的特點,自身疲累或興奮的身體狀態,喜歡或厭惡的情緒變化,這些都是場景或實物帶給自己的信息,卻往往被忽略,或體察不夠。當學生能夠有意識地關注到這些隱含的方麵,並有序地展開思考、取舍,並斟酌詞句進行描寫,那他的文章自然就會愈加豐滿,蘊含真情實感。

  思維技能固然可以根據思維過程和特點劃分為若幹“元”技能,訓練初期也強調各技能的獨立學習和應用,但應注意到思維的完整性和混沌性。後期應重點進行綜合訓練,使學生既對各技能有獨立、深刻的理解,又能在問題解決過程中靈活、自如、綜合、全麵地進行整合使用,達到既可以在主觀意識控製下主動自覺思考,又可以利用潛意識進行自動化思考的“圓融互攝”地思維狀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