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教育如何應對技術巨變的時代——《鏡子的寓意——網絡社會與教育變革》出版座談會在京舉行

【瀏覽字體:】 發布時間:2021-04-29 來源:欧洲杯足球

4月23日,由教育科學出版社、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舉辦的“教育如何應對技術巨變的時代——《鏡子的寓意——網絡社會與教育變革》出版座談會”在北京舉行。中國教育學會秘書處秘書長楊銀付,北京師範大學 副校長 周作宇 教授 ,山西大學王成兵教授,北京大學劉雲杉教授,北京師範大學黃榮懷教授、康永久教授,首都師範大學蔡春教授,北京外國語大學劉生全研究員,清華大學謝維和教授、石中英教授、韓錫斌教授、 富貴教授、李曼麗教授、羅燕 教授、文雯副教授、謝喆平副教授 教育科學出版社鄭豪傑總編輯、學術著作編輯部主任劉明堂 等參加了會議。會議開幕式由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副院長韓錫斌主持,學術研討活動由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石中英主持。

石中英院長首先致辭。他指出,梅貽琦先生曾言:“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高校立校之本在學術,大師對人類的最大貢獻在於其學術思想。在清華大學110周年校慶之際,教育研究院策劃了係列學術活動,“教育如何應對技術巨變的時代——《鏡子的寓意——網絡社會與教育變革》出版座談會”其中一場重要的學術活動。

鄭豪傑總編輯代表出版方向謝維和教授新著《鏡子的寓意》的出版問世表示祝賀!他在致辭中談到,謝教授敏銳地抓住了網絡社會中人的自我認同這一基本問題,探討了建立網絡社會與客觀世界之間的連續性,由此實現自我認同的“破鏡重圓“。這部著作研究的主題,是信息化背景下教育變革必須麵對的重要問題,具有時代性、理論性和現實性。這部著作兼具哲學的思想旨趣和社會學的理論洞察,思想深邃,見解獨到,邏輯嚴謹,旁征博引,不僅給我們帶來諸多啟發,而且將引領信息化背景下教育社會學、知識社會學的新的研究方向。

謝維和教授做了題為“教育信息化的三種形態及其特點”的主題發言。他提出,技術和製度是推動教育變革的兩種非常重要直接的變量,教育工作者應當積極麵對技術進步及其教育影響。教育信息化具有工具形態、知識形態、社會形態等三種形態。互聯網、數字化與人工智能的發展,已經促使網絡社會誕生在網絡社會所代表的虛擬社會和現實社會中,人認識自我更加困難。《鏡子的寓意》隻是提出了問題,對於教育怎樣幫助人更好地認識自己,今後還需要不斷加以討論。

楊銀付秘書長指出,信息化時代帶來了信息的載體形態、學習形態、學校形態、社會形態等的變遷。謝維和教授從工具性、知識性、社會性三個維度,深入討論了網絡空間、虛擬世界對現代人和當今教育構成的考驗。

周作宇教授指出,鏡子的寓意書名中用到了隱喻,將偏學理性的邏輯體係與文學語言結合;整本書邏輯清晰,探討了社會這麵鏡子的破與圓,人如何成為分人,人又該如何整合自我。他認為,人如何整合自是一個沒有答案的難題。人的價值何在、人的苦惱、人的掙紮、人是誰等這類問題不會因為信息急速發展而有所改變教育變革的核心在於知識,今後要轉向知識如何為人的幸福生活創造價值。

王成兵教授稱《鏡子的寓意》一書實現了可讀性、通俗性、現實性和學術性的完美結合。該書在教育哲學和教育社會學層麵重新喚起讀者對人的社會認同、自我認同和身份認同的思考,非常有學術價值。

黃榮懷教授認為,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是當今和未來社會的主要趨勢。《鏡子的寓意一書跳出教育看教育,跳出教育信息化看教育信息化,在大的教育變革期,該書能幫助大家思考和理解當今教育社會形態的變化

劉雲杉教授就“以何為鏡?——教育的困難”這一主題,圍繞“網絡的便利與網絡的陷阱”“知識是建構還是實在”“教育中的一和多”分享了她對《鏡子的寓意》這本書對於今日之教育的啟示。針對這本書中提出的“破鏡重圓”的可能性這個問題,她提出人可以以天地為鏡,人在天地間觀天觀地。

蔡春教授認為,麵對目前技術變革,理論界聲音稀少而微弱。《鏡子的寓意很多根本性問題進行了追問,係統而嚴謹。此書揭示了照鏡子的人與鏡子之間構成了自我建構層麵的關係,人就是這一自我建構關係中凸顯、隱沒或沉寂的;隻能在這一自我建構的關係中、在鏡子的反映或反射中形成自我。

康永久教授指出,《鏡子的寓意》敲開了網絡教育社會學或信息技術教育社會學的大門,富有啟發意義,引出了很多富有吸引力的問題,例如網絡社會與現實社會究竟是什麼關係?網絡作為破鏡者,曾經能讓我們照清楚自己的那麵鏡子打破了?還是網絡之前讓我們看到表象的那鏡子揭示了深層的自我,讓其有機會他人互動,進而創造一個更堅實的世界?他認為網絡社會給我們顯示出了另一種實在性,即價值共同體的連接作用,凸顯了人內在、原初的自我。

劉生全研究員指出,《鏡子的寓意》是維和教授長久以來的思考與研究的積澱,可謂瓜熟蒂落。此書探討網絡社會給教育帶來的複雜而深刻影響,特別是對人的自我認同構成挑戰和機遇這一問題,也提出了積極應對思路和方法,實現了學問生活經曆的聯係與融合。

葉富貴教授認為,《鏡子的寓意》中提出的農耕社會的小鏡子、工業社會的大鏡子、網絡社會的分鏡或破鏡的分階段說,非常具有創新性。他認為,任何一個教育理論的產生,都和一個偉大的時代、一個巨變的社會有關,偉大思想的產生以對現實社會的深切關懷和思考為基礎。謝維和教授在《鏡子的寓意》一書中除了深入地思考教育外,他對人類社會、人類本身的生存發展也進行了深切的思考。

文雯副教授結合自己和國外幾位知名學者的交流,提出國外一些學者對於網絡社會的原住民的身份認同問題網絡知識能否變成教育知識的態度比較消極,而謝維和教授認為“破鏡重圓”是有希望的,這反映了中西方學者所處的不同社會環境對其思想、文化自信的影響。

石中英教授在總結時提出,他很認同謝維和教授提出的“人是一種非位置性的存在”這一觀點。他認為人格也是一非位置性存在,其不一定屬於現實世界,其虛擬世界中也可以存在因此我們每個人在自我認同人格形成過程中,在學以為己的過程中,必然會遇到《鏡子的寓意》一書所提出的問題,也是教育科學研究必須思考的問題。他期待謝維和教授將來能對大中小學教育者如何在實踐層麵解決青少年的自我多樣性與自我同一性之間的矛盾這個主題進行探索,在實踐層麵探討如何實現“破鏡重圓”。

圖書簡介

網絡與信息技術已經滲入了學校的校園、教室與課堂,豐富著教育與學習的“工具箱”;它通過人工智能,正在取代人類的某些技能與職業,重新拷問“什麼知識最有價值”;而依托網絡與信息技術形成的網絡社會,作為一虛擬的鏡子,則通過與現實鏡子的分離,導致分人與分語以及教育的非連續性,使教育已經“學以無己”。本書描述和分析了這種現象及對教育的影響,提出了網絡社會教育變革的重要任務,並相信“破鏡一定能夠重圓”。